怀念故乡吕巷街

魏征丞相上书唐太宗《十思疏》开篇所云:知木之所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吕巷街,我之故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我要为你歌唱,我要为你奏响曾经辉煌的乐章!

公元一九四七年(丁亥九月十九日),我出生于吕巷街一谢姓穷苦人家。从孩童时起经历了少年,青年,直至结婚生子。自读书启蒙,中途辍学,跟父学艺,经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直至下放务农,从教,最终返迁城镇。于一九八六年我从吕巷街举家迁入汉川城关镇,至今已三十余载,人逾暮年,我尝尽了人间的苦辣酸甜。

吕巷街上记录了我成长的历程,已逝的青春,似流水。重回故地,仿佛在昨天。为了不能忘却此记忆,在同乡律师李晓云贤弟的倡议下,特撰此文以示怀念之!

此房产属原吕巷粮店原址原貌

古老的吕巷街,她有数百年的厚重历史。沿吕巷街之南有一条婉延曲折的中支河,从西向东依傍着流淌而过。西接天门河上游,东临汉川汈汊湖,穿越新沟闸,途经长江可直达省府大武汉。

忆往昔,吕巷街素有“小汉口”之美誉。由于水路交通之便利,商贾舟楫由此经过停泊,外地客商纷至沓来。白天,随州,鹤峰,钟祥,天门等至武汉的客轮往返如梭。吕巷河上汽笛长鸣悦耳,呈现出百舸争流,碧波荡漾,鹅鸭游嬉,鱼翔浅底,两岸翠柳迎风招展,万顷稻香,沁人心脾,令人神往,正所谓:船在水上走,人在画中游。呈现出一幅幅美景壮观图!夜晚,水天一色,灯火闪烁。舟船停靠,桅杆林立。繁星璀璨,美不胜收。由此,带来了吕巷街上各行各业日益繁荣兴旺。由商家自发出资,从东至西修建了一条上千米长,五米多宽,全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街心石板年深月久,被过往行人踩踏得锃光发亮。街道两旁南北朝向,店门相对而建,密簇而立。多为木制式砖瓦结构的住房,矮小而拥挤,似乎显得简陋而压抑。街上餐馆旅店有左恒茂,吕祥兴,谢永发,黄同顺等,勤行白案有曾万发,谢川记,周义成,蒋正发等。百杂货店有广昌和,黄太和,方柱兴,刘裕泰等。药铺有仁寿堂,熊裕德等。糟坊有聂成兴,廖太兴等。铁木竹缝纫理发,各行各业应有尽有。昔时的吕巷街商业之繁荣,历史之悠久。借此可见一斑。各行业的招牌颇具韵味和内涵,或以人名,或以业名,或寄希望而命名。更重要的是他们为远近十里八乡的老百姓生活生产提供了必需之便利。

此处是原吕巷卫生所旧址原貌

吕巷街上及周边的人们在忙碌之余,特别在冬春闲时,如雨天,夜晚及传统节日,听善书讲故事,唱皮影,划龙船,耍龙舞狮,划彩船,搭台唱戏。时常有听善书者,流泪伤心,替古人担忧的,有看皮影熬夜者,挨老婆责骂拌嘴的,有看花鼓戏入迷者忧闷不乐与媳妇分居呕气的,有饮酒品茶呼朋唤友者,眉飞色舞谈天侃地,逸兴遄飞的,有贪杯醉者,不辨杨柳,指桑骂槐的。凡此种轶人趣事,引人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吕巷街一年四季过往商人,纤夫渔翁,相士游医,三教九流,来来往往热闹非凡。每逢夏季夜晚纳凉时,有兴趣者邀朋约友从四面八方凑集到沿河树下,或围聚在房前屋后的场地上说书讲笑话,唱小曲小调,谈笑风生或打情骂俏。真可谓乡亲邻里其乐融融!

此乃是五、六十年代建的民房原貌

吕巷街人素有文化底蕴和内涵,每年春节期间,一进入腊月,忙着熬糖打豆腐做糍粑,腌制腊肉和腊鱼。自发组织耍狮舞龙划彩船,办置年货写春联。直到除夕,挨门挨户悬挂各式各样彩灯,照映门上通红对联,一片火红,熠熠生辉,喜气洋洋。鞭炮声此起彼伏,团年饭过后,成群接队的街坊邻里,一路沿街欣赏各家门前对联的寄托寓意及书法功底,并相互道贺新禧。印象深刻的是中药店仁寿堂门前有一幅联语:“活法法中生活法;奇方方内有奇方”,写尽了祖国传统中医神奇与奥妙;熊裕德家对联用墨汁兑蓝汞药水而书写金光耀眼;还有我家弟忠慧春联由他本人书写,简直龙飞凤舞,大气磅礡。至今,我记忆犹新。

吕巷街之南的中支河现状

吕巷街人对戏曲艺术鉴赏品味颇高,以至对举手投足,媚态眼神,台步水袖要求极高,否则就哄台。那时经常有各地马戏班,河南豫剧团,京山楚剧班来吕巷街安营扎寨,一演就是十天半月,甚至时日更长。演出时人山人海,来往络绎不绝,场面蔚为热闹壮观。然而,吕巷街附近较大村庄,几乎每个族氏都有自发的业余剧团。在人们中曾流传“谢家的戏,周家的衣。某家闻骚气”。诙谐幽默调侃之说。

吕巷中支河边现今的景象

吕巷街杂货店老者胡炳官前辈,酷爱唱戏,与地方名角何守宽私交甚密。我孩童时,有爱好者相邀,常到他老人家学唱演练,《白扇记》、《翠花女捡过》、《绣荷包》、《赶子放羊》、《辞店》、《站花墙》等剧目。斯地锣鼓琴声不绝入耳,热闹不凡。因我手聪字写得较好,经常受他人之托为其抄写剧本。吕巷街设有公立小学,十里八乡在该校学生近千名。可见吕巷人尚学重教古来已然,五十年代我上小学时,在六一儿童节,上级组织各校在倪集小学公演中,吕巷小学由周长年妆花旦,周年青扮小生,我演丑角,一曲《绣荷包》花鼓戏一举夺魁获奖,令我终生难以忘怀!

此处是五十年代之前竹业社的发源地

吕巷街西南方不远处名叫泥头咀及周家河湾。小街之东中途几米处未建房屋,名曰寡堤。再延伸数十米住着几十户吕姓人家。街东北不远处名曰红陂湖,红陂山是谢家西份的藕湖和旱田。六十年代初,为抗旱排涝之需,在此兴建了吕巷闸。斯地逐渐形成了吕巷人民公社,吕巷供电站,供销合作社,食品水产,卫生所,农具厂等单位所在地。吕巷街随着历史的变迁,延伸发展依堤而建。这里地势较好,又有水陸交通之便利。真可谓人杰地灵,物华天宝,商家云集,百业兴隆。因此吕巷街很早就成为了经济文化政治中心一一吕巷第七区公所,吕巷乡人民政府,吕巷人民公社所在地。

这是如今的吕巷河,此图律师李晓云摄

昂首极目,登高远眺,东观新堰韩集横堤,南望中州赤壁陡埠,西瞻蒋场芦市天门,北瞩天鹅丁集应城。置身于纵横交错的湖汊沟渠的青纱帐之间的古老而神奇的吕巷街,桃花红似火,杨柳绿如烟,美轮美焕。每当夜幕降临,满街灯火通明,天上星月映照,可谓到处灿烂辉煌,仿佛进入天上人间亦幻亦真。身处其中,定然忘乎天地,超然物外。弹丸之地的吕巷街源通四海,气贯八方,人财两旺。不乏陶朱漪顿,智者蔚起。如我辈之前贤、后秀者层出不穷:刘正量曾任孝感地区邮政局局长,谢德先曾任北京市某厂处长,左延年曾任陕西省外事厅主任,王志成曾任河北保定监狱党委书记,谢贞玉曾任大悟县人民医院外科主任医师,熊德先曾任汉川市中医院主任医师,李原生曾任四川省某军工厂总务科长注册会计师,饶江波曾任长航办公室主任,胡圣斌曾任汉川戏剧团知名琴师,黄广明曾任《南方周末》知名记者,谢雄军供职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李碧清中科院留美博士,晏建华居美博士。一批批外出的金凤凰为吕巷街乡亲增光添彩!

此处是抗日侯排长三烈士之墓地,原来是一位名董启发石匠老师傅刻制的石碑,因年深月久无迹,后来由本街知名律师李晓云行文申报,由政府拨款近年修建的纪念碑

斗转星移,岁月如歌。历史见证,孰能无情。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吕巷街人的聪明才智,创造出了不平凡的业绩。吕巷街以她繁荣的经济,丰富的文化之底蕴,孕育并成就了一代代出类拔萃的吕巷人。也涌现出一辈辈可歌可泣的英雄豪杰。她不仅以其悠久的文化和经济基础,更因有前辈英雄们的不朽业绩和精神丰碑,血染的风采,激励着下一代昂首阔步,肩负着吕巷人光荣使命继续前行!

我以吕巷街辉煌的历史,吕巷人多彩的人生,而倍感骄傲和自豪!

还尚在的民居旧貌。门楣匾额是吕巷中支河之南对岸张家湾一位名何明哲的老先生擅写的魏碑体遗迹

岁在甲午初夏写于湖北省汉川市城关宝树书画斋